崤函网

 当前位置:崤函网>>崤函党史>>党史人物>>浏览文章  


陈先瑞

作者:白旭东 日期:2015年03月02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陈先瑞,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二十五军手枪团中队长、营政治委员、团政治处主任,鄂陕游击总部司令员,红七十四师师长,在豫西卢氏县、灵宝县一带的豫陕交界地区艰苦转战,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立下汗马功劳。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留守处主任,陕甘宁留守兵团警备第四团团长、警备第一旅副旅长,河南人民抗日军第三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河南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政治委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豫中军分区司令员、河南军区副司令员兼独立第三旅旅长,中原军区第十五旅政治委员,豫鄂陕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第二野战纵队司令员,第三十八军副军长,陕南军区副司令员,第十九军副军长,为三门峡地区的最后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新中国建立后,任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副政治委员、北京军区政治委员、成都军区政治委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陈先瑞是第三、四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第九、十届中央委员,第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19961月病逝于北京,享年82岁。

 

 

1914924,陈先瑞出生在河南省商城县麻河岗大阎家湾村(今属安徽省金寨县)。父亲陈传卓,为人忠厚老实,勤劳俭朴,是全家的顶梁柱。陈家有5间土房,1亩山地,1头耕牛和一些简单农具,另外租种8亩佃田。遇到好年景,丰收了,还可以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遇到灾年,就缺吃少穿,靠父亲、哥哥外出打零工、打柴,赚钱糊口。从5岁起,陈先瑞就常随哥哥上山割草、砍柴、放牛。9岁那年春天,父母紧衣缩食,供他上了私塾。上学仅3个月,母亲就因患病无钱医治而离开了人间。陈先瑞因此而辍学,开始随父亲、哥哥下田劳动。这一年灾荒不断,租种的佃田交不起租,1亩荒山地几乎颗粒无收,一家人生活难以维持。为了还债,陈先瑞去给一家姓汪的人家放牛。

12岁那年,陈先瑞回到家里和父亲、大哥一块下田干活。每到年关,不仅欠地主和富人家的债还不起,还得借钱办酒席,请债主来吃喝,目的是不让债主过年时上门讨债。这种世间的不公平,在陈先瑞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仇恨的种子。

192956,中共鄂豫皖特别区委在商城县南部地区举行了立夏节起义。陈先瑞的父亲被选为村苏维埃主席,15岁的陈先瑞被选为儿童团长。7月,鄂豫皖边区红军粉碎了国民党军发动的“罗李会剿”,给国民党军罗霖独立第四旅和李克帮暂编第二旅以很大打击。红军与国民党军作战时,当地群众积极支前,红军取得胜利后,许多青壮年都报名参加红军。陈先瑞也踊跃报名。因年纪小,招兵的同志不予接收。在父亲的努力下,陈先瑞作为一名小兵加入了部队,被分到红三十二师第九十八团团部勤务兵排,当了一名勤务兵。

1930年春,根据中央指示,中共鄂豫皖边特别区委会成立,三个红军师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陈先瑞所在的红三十二师在南溪改编为红一军第二师。部队改编后,陈先瑞被调到师部通信队当通信员。1931年春,皖西北道区指挥部成立了特务队,共分三个分队。陈先瑞被选送到一分队,多次出色地完成了侦察、筹粮、筹款等特殊任务。是年6月,由共产党员徐其白、姜西林介绍,陈先瑞在湖北省巨山县张家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23月,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发起苏家埠战役。这次战役主要在皖西至霍山间作战。皖西北道区指挥部特务队参加了这一战役,主要任务是了解敌情,及时把敌情变化报告总部。在苏家埠战役之前,陈先瑞被任命为一分队一班班长,带领全班9个人,活动在云安与合肥之间,主要侦察合肥方面来敌的情况。由于特务队情报及时准确,红军背水作战,以少击多,主力在云安以西的樊家桥一线设伏,一举全歼援敌,活捉敌总指挥厉式鼎。苏家埠战役,历时40多天,歼敌3万余人,是鄂豫皖红军创建以来取得的大胜利。陈先瑞所在的特务队为战役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

 

19329月上旬,红四方面军主力在鄂东北同国民党的第四次“围剿”部队激战后,转移到皖西一带的金家寨地区,与红二十五军会合。在这里,将红二十五军第七十四师分编到其他主力师中,将皖西北道区指挥部特务队编为红四方面军总部手枪团一分队。陈先瑞仍担任班长。同年1012日夜,陈先瑞随红四方面军总部越过平汉铁路,向西转移。红四方面军从此离开了鄂豫皖根据地。

193210月下旬,陈先瑞随红四方面军主力经湖北枣阳向西北转移。行军途中,他患了严重的伤寒病,但仍坚持带病随部队行进。一次中途休息时,陈先瑞昏睡过去,掉了队。他在当地群众家养好病后,决定继续寻找组织、寻找部队。经过近一个月的奔波,193212月,陈先瑞到达河口县。在河口县苏维埃政府的介绍下,他被送到了鄂东北游击总司令部。鄂东北是鄂豫皖根据地中心区域,也是黄麻起义的发源地。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时,鄂东北道委书记兼游击总司令郑位三留下,领导鄂东北的地方武装坚持斗争。郑位三听了先瑞的情况汇报后,把他安排到特务四大队。特务四大队是由鄂东北道委和游击总司令部直接指挥的,全队120多人,由红四方面军手枪团一个分队改编扩充组建而成。陈先瑞到特务四大队后,被分到第一分队一班当战士。半个多月后,经过党支部、党小组的讨论,陈先瑞被恢复组织生活。几次执行任务下来后,队里任命陈先瑞为一班班长。

陈先瑞带领全班,特别是在韩先楚、刘震的骨干作用下,各项任务都完成得很出色,成为特务四大队中比较突出的一个班。不久,陈先瑞被任命为一分队队长。

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后,为了坚持鄂豫皖边区的武装斗争,中共鄂豫皖省委重新组建了红二十五军。红二十五军转战鄂豫皖边区时,特务四大队给予了紧密配合。每当红二十五军来鄂东北,特务四大队都及时提供情报和经费。陈先瑞率一分队曾几次担任鄂东北道委和游击总司令部与红二十五军的联络任务。193310月,陈先瑞等乔装打扮,成功护送鄂豫皖省委宣传部长成仿吾去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受到了红二十五军军长吴焕先的表扬。不久,特务四大队编入红二十五军手枪团,全团几百人,编为3个中队,直接归军领导指挥,担任保卫军部的作战任务。陈先瑞被任命为手枪团第一中队中队长。

 

 

1934416,红二十五军和战斗在皖西的红二十八军在商城东南部的豹子岩会师。第二天,根据中共鄂豫皖省委的决定,将红二十八军编入红二十五军,徐海东任军长,吴焕先任政治委员,部队进行了整编,红军力量有了很大加强。根据省委会议精神,5月初,红二十五军由鄂东北向皖西北地区转战。在转战中,红二十五军以远程奔袭方法,攻打敌人的后方供给基地——湖北罗田县城。敌人毫无防备,红军部队一举攻入城内,徐海东军长带领战士们直奔敌人的军需仓库,一面指挥手枪团运弹药物资,一面查找敌人的军费存放处。陈先瑞中队的任务是警戒。陈先瑞深知不能麻痹,因为这是远程奔袭,对城内敌军力量不摸底,部队正在向纵深发展,一旦遇到大股敌军反扑过来,手枪团的力量是挡不住的,况且多数战士都去搬运物资,陈先瑞的中队也只剩了三个班。于是,陈先瑞马上命令一个班扩大防御区,有情况立即报告;另以一个班作机动,一有情况就顶上去;陈先瑞带一个班去库内找徐军长,请他赶快撤离。因为这里是敌人的军需库,也必然是敌人争夺的重点,敌人要反扑首先必定夺回此地。

果然,陈先瑞带人刚进入仓库大院内,就听到了激烈的枪声。陈先瑞看到徐海东军长正让警卫员通知部队迅速撤出。这时,陈先瑞派出去的警戒跑来报告,大约一个团的敌人反扑过来,很快就会封锁住红军退路。陈先瑞立即命机动班封锁敌人入口,守住仓库大院门,自己回身带人冲进仓库,保护徐海东撤了出去。

19345月,陈先瑞被军部任命为第二二四团一营政委。到任的第一仗是在河南省光山县南部凌云寺地区打的。当时国民党一个旅的兵力追来,红军由于连续作战,相当疲劳,军领导决定占领有利地形,狠狠地打击敌人,创造条件转移。陈先瑞所在营顽强坚守阵地,连续打退敌人多次进攻。看到敌人进攻锋芒被挫,全营立即开展阵前反击。陈先瑞挥着大刀,带头冲向敌人。全营士气高涨,敌人像潮水般地退了下去。至黄昏全军顺利转移。这一仗,陈先瑞所在的营打出了威信。此后,又经历了彭新店遭遇战、杨家店截击和胡家冲、观音寨、杨平口等大小数次战斗,使陈先瑞从过去善打游击和化装侦察、“抓舌头”等战法转向正面同敌人厮杀,同敌人的正规部队作战,军事指挥艺术有了很大提高。

19341111,根据中央军委指示,鄂豫皖省委决定率红二十五军实行远距离战略转移,创建新的根据地,任命程子华为红二十五军军长、吴焕先为军政治委员、徐海东为副军长。部队出发前,进行了整编,陈先瑞调任二二三团政治处主任。1116,红二十五军近3000人,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由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出发长征。1126,红军先头部队进抵方城县独树镇附近,准备由七里岗穿过公路时,遭国民党第四十军一一五旅和驻叶县骑兵团的伏击。陈先瑞所在的第二二三团是后卫,徐海东副军长随后卫行动。陈先瑞不顾伤痛,紧随徐海东身后。战斗中,第二二三团一营政治委员负重伤。一营是该团的主力营,为了加强一营领导,军首长决定由陈先瑞兼任一营政委。陈先瑞当即就到一营就任,立即指挥作战。红军一直坚持到天黑。

28日,红军前卫部队正由拐河镇东北的孤石滩通过澧河时,尾追到拐河的国民党一一五旅和驻叶县骑兵团,以及驻守在常村的国民党四十军第五师,从南北两面向红军渡河地段对进,形成夹击之势。此时,徐海东副军长带领第二二三团走在前面。他命令二二三团强渡澧河,占领高地,打退国民党军骑兵团和敌五师的进攻,控制入山要道。陈先瑞率一营强渡过河,向张房以东高地强攻,终于打退敌人,完成控制高地任务,掩护大部队迅速过河。在前卫的掩护下,主力很快过河,向西北方向快速前进。接着,又在古木庄、交界岭击退了尾追的敌军,于29日深入伏牛山中。

193412月初,红二十五军主力沿着深山峡谷,直奔卢氏县城。陈先瑞所率的一营是全军的后卫队。到达文峪时,传来军领导命令:部队将连夜绕过卢氏县城,后卫部队一定要保持距离,按时通过。当来到卢氏城南时,已天黑。大部队沿着城南洛河岸边的狭窄小道,快速西进。守城敌军得知红军经过,早已惊慌万状,把城门封得严严的。后卫营过来时,看见城头上点着灯笼火把,人头亦不断晃动。陈先瑞留在队伍最后,约一个班的战士跟随。他们从城南绕过,很快来到城西。当陈先瑞率后卫班通过木桥时,突然从南面山上打下来一排子弹,陈先瑞左腿中弹负伤。由于伤势较重,在此后的作战中,陈先瑞基本是随队行动,一直到进入陕南。

 

 

19341210,中共鄂豫皖省委在陕南庾家河召开会议。决定以鄂豫陕三省边区为立足地,创建以中共鄂豫陕省委为核心的革命根据地。12月下旬,伤未痊愈的陈先瑞奉命带红二十五军第二二三团七连离开主力红军,在鄂豫陕边区一带开展游击战争,创建革命根据地。不久,组建了第三路、第四路、第五路、第六路、第七路、第九路等游击师,建立了一些区乡苏维埃政权。为统一领导,中共鄂豫陕省委决定建立特委和游击总司令部。七连扩大为总部战斗营,随总部一起行动,陈先瑞为游击总司令。

19357月,红二十五军在粉碎国民党的“围剿”后,乘胜转向外线作战,北出终南山,到陕甘革命根据地会合红二十六军。鄂豫陕省委决定合并鄂陕、豫陕两特委,组成新的鄂豫陕特委,领导武装游击力量,继续坚持豫陕根据地革命斗争。但由于省委派出的通信队中出了叛徒,省委文件落入敌人手中。而内线坚持斗争的红军不知内情。193599,中共鄂陕、豫陕两特委在商南县梁家坟村举行联席会议,决定继续在鄂豫陕边区举起红旗,坚持斗争;将鄂陕、豫陕两特委合并为鄂豫陕特委,郑位三任特委书记;将游击武装部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十四师,师长陈先瑞,政委李隆贵,全师近700人。

为了打破国民党的围攻,红七十四师由碾子坪出发,沿鄂豫陕交界的崇山峻岭西进。12月初,红七十四师进至青铜关以东月西沟时得知,国民党第四十军第一一五旅第二三0团第一营已先到达青铜关,堵截红军西进,第二三二团第三营在后尾追。面对此敌情,陈先瑞决定乘追敌尚远、守敌还不知红军到来之机,利用月西沟有利地形,以小股兵力诱敌,打一个伏击战。陈先瑞和几名营以下干部,详细研究了作战计划,由第二营派人扮小股游击武装前去诱敌,其余部队埋伏在月西沟两侧。国民党军进入埋伏圈后,第一营在左,第二营在右,手枪团以两个班断敌退路,以勇猛动作直插下去。国民党军拼命抵抗,红军进攻受阻。陈先瑞从警卫员身上抽出大刀,带原七连的战士冲下山去。全体指战员奋勇争先,一举将敌打垮,毙伤其营长以下100余人,缴获长短枪70余支、轻机枪5挺。青铜关战斗,是红七十四师给国民党正规部队的首次打击,战斗获胜,军心大振。12月中旬,红七十四师转战到宁陕县。根据侦察人员报告,陈先瑞决定突袭宁陕县城。12月下旬,部队先虚张声势,往东江口北去,尔后突然回头,以远程奔袭战术,日夜兼程疾进50多公里,于27日凌晨进至宁陕县城北门外,拂晓时一举占领全城,击毙国民党县长居文召,全歼保安队400多人,缴获敌人一个武器库,解决了部队的装备问题。

19361月初,红七十四师采取声东击西战术,先西进至洋县,顺汉水漂放宣传标语,然后突然掉头东进,直趋豫陕边,沿途歼荆紫关、西坪、峦庄、庾家河、三要司、兰草、官坡等地民团500余人,缴获长短枪400余支,还收容了红二十五军留下的几十名伤病员。国民党急忙调兵来追,七十四师又回师西返,奇袭占领佛坪县城。国民党陕军警备旅进山“围剿”,红七十四师于腊月23北击秦岭,在距西安30多公里的户县和周至县境内,横扫敌保安队,打土豪、分浮财,部队过了一个丰盛的春节。国民党急派几个团前来合围,红军遂进入山内,第二次打开佛坪县城,消灭了刚组建的国民党保安队。

19362月,国民党调集十几个团的兵力,以严密封锁结合跟踪的手段,对红七十四师发动第二次围攻。红军决定避开强敌的进攻,争取主动,先西去陕甘边的双石铺(今凤县县城),首先歼灭了双石铺、黄牛铺等据点的保安团300余人,缴枪200余支。接着在百余里的公路线上,挖路基,割电线,使其交通中断半个月。并截获国民党军5辆军用汽车,得到大批面粉和弹药。这一行动,惊动了西安之敌。229,国民党四十九师追来,切断红军东归道路,处境十分不利。红军决定攀秦岭东去,爬上太白山。315夜,红军摸下山,在厚轸子附近,俘国民党第四十九师便衣队10余人,缴获短枪10余支。根据俘虏口供,红军利用国民党东西两面防线的结合部,趁拂晓突出重围东返。太白山突围后,红七十四师撤至商南县梁家坟一带休整。

19365月中旬,红军缴获国民党“快邮代电”一份,得知国民党又调动约20个团的兵力,对红军发动第三次围攻。为了迷惑敌人,红军将部队编为第一、第五、第六3个团,由郑位三、李隆贵、陈先瑞分别率领,深入敌后,在6月至8月间,四处打击敌人,打乱国民党的围攻部署。9月,经四川北上的红二方面军东出陕甘边,陕南国民党军大部西调。红七十四师趁机于9月底在宁陕县将3个团集中进行休整。至此,国民党企图在3个月内消灭红军七十四师的第三次围攻破产了。

11月下旬,红七十四师进至商南县罗家湾,准备袭击西坪镇保安队。这时,驻商县之公秉藩别动队一个大队和商南县保安团1000余人,在公秉藩指挥下,从富水关沿公路向红军进攻。红七十四师当即以全部兵力投入战斗。激战近一小时,国民党军被击溃。此战,毙伤敌近100人,俘敌中校军官1名,缴获20响驳壳枪50支、步枪数十支、机枪7挺。战后,红七十四师北上。当行至卢氏官坡时,遇上卢氏县保安团一个加强连。这个连火力比较强,都是“俄国造”的步枪,弹药也多。保安团先占据了一个山头,红军当即由营长李学先带前卫九连正面攻击。手枪团迂回敌后,一鼓作气,拿下山头,歼敌170余人,缴获步枪130余支、轻机枪2挺。接着,红军转入洛南,歼灵峪口、石家坡民团,来到了华山脚下。

在鄂豫陕特委的领导下,陈先瑞率部从19357月到193612月,独立坚持了鄂豫陕边区的游击斗争。在与上级领导失去联系、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同敌人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转战于鄂豫陕3省边区的24个县,经历了大小战斗上百次,打破敌人3次围攻,歼灭敌人正规部队与地方反动武装4000余人,缴获各种枪3000余支,取得了鄂豫陕边游击战争的胜利。

193612月中旬,红七十四师进至蓝田县大龙庙,正准备开展斗争时,恰逢西安事变爆发。按照中央指示,部队进行整编,成立了军委会,主席郑位三,副主席李涛。红七十四师改编为抗日南路军(对内仍称七十四师),陈先瑞任军长,全军辖第四团、第五团、独立团、补充团,共1700余人。根据周恩来副主席命令,抗日南路军开赴灵宝、潼关之间,履行三方联军(红军、东北军、十七路军)拟定的作战纲领,阻止中央军兵进潼关。19371月,抗日南路军与红十五军团会师商州,协同友军作战,对制止国民党亲日派何应钦进攻西安,促成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起了重要作用。28,抗日南路军对外恢复红七十四师番号。19374月,红七十四师奉命移驻长安县大峪口整训,全师2100余人。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根据中共中央1937825日《关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红军“第一军团、十五军团及七十四师合编为陆军第一一五师”。红七十四师奉命从大峪口开赴三原,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留守处,陈先瑞任留守处主任。不久,一一五师留守处又改编为陕甘宁留守警备第四团,陈先瑞任团长,担负保卫陕甘宁边区的光荣任务。

1939年底到1940年初,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留守团决定,陈先瑞任警备第一旅副旅长兼漉甘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员。19418月,陈先瑞任警一旅副旅长兼警四团团长。后入抗大学习。在抗大学习期间,毛泽东主席曾多次召见陈先瑞谈话,对其作了高度评价。

 

 

194410月,为了统一领导和指挥河南的抗日斗争,中共中央成立以戴季英为书记的河南区党委和以王树声为司令员的河南人民抗日军。陈先瑞为河南区党委委员、豫西抗日第三支队司令员兼政委。19441124,陈先瑞率部离开延安,1216由佳县渡黄河,进入晋西北根据地,到达太岳区。1945116,陈先瑞率三支队2000人马先期渡过黄河,18日,部队到达已解放的渑池县城。是日晚,在渑池县城西南15公里处的一个村子,与豫西二地委、二分区会合。之后,三支队主要在临(汝)禹(州)郏(县)之间发展,在此建立了豫西三地委、三分区、三专署,陈先瑞任地委书记、分区司令员兼政委。19455月,陈先瑞率三支队相继打下临汝以南及鲁山以西的广大地区,直逼南召西北的马市坪。马市坪是南召外围的重要据点,为国民党高树勋新八军部队驻守。为了争取高树勋同八路军一起抗日,陈先瑞同高树勋在南召县马市坪地区的一个河滩上,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谈判,最后达成双方划定活动地区、互不侵犯、互通情报、经常联系等协定。陈先瑞同高树勋的会面,在国民党反动派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胡宗南立即派第九十军李文部由卢氏县向嵩县移动,向高部靠拢,进行监视。这次谈判,对后来高树勋在邯郸率部起义起了促进作用。

19457月中旬,陈先瑞率三支队南进,在嵖岈山地区的李香楼与豫中工委、豫中兵团会合,组成了豫中地委、豫中分区和豫中行署。陈先瑞任地委副书记、军分区司令员,分区部队共7000余人。抗战胜利后,为加强中原地区的武装力量,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原局和中原军区。中原局下辖3个区党委,中原军区下辖2个野战纵队和3个军区,共6万余人。三支队改为河南军区独立第三旅,陈先瑞任河南军区副司令员兼独三旅旅长。

19463月上旬,中原军区再次整编,第二纵队第十五旅与河南军区独立第三旅合并,组成新的第十五旅,陈先瑞任政委。是年6月下旬,在中原突围中,陈先瑞率第十五旅随第一纵队向西突围,在武当山地区成立了鄂西北区党委、军区。十五旅编为武当地委和军分区,陈先瑞任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194696,中原局指示鄂西北军区,将十五旅转移到陕南,归入二纵队建制。按照这一指示,鄂西北军区决定由陈先瑞先率一个大队去豫鄂陕军区,第十五旅待后行动。924,豫鄂陕边区党委扩大会议在商县封地沟西沟老院召开,宣布边区党委和军区正式成立。陈先瑞为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陈先瑞率队于10月初到达豫鄂陕边区。108,鄂豫陕边区党委在汪锋书记主持下于陕南蔡川上庄坪召开会议,对党委和军区的工作进行了安排,并对下辖的5个地委和分区领导人作了调整。陈先瑞分工到第一和第五军分区指导斗争。

194718,豫鄂陕边区党委、军区正式组建了野战纵队,第二、第三、第四分区主力5000余人为第一野战纵队。部队即向南召、鲁山地区挺进。为使内外线作战能机动配合,边区党委和军区决定,各军分区在内线的部队由陈先瑞和韩东山统一指挥,向西行动,牵制敌人。24,边区党委根据中央指示,决定将军区主力撤至黄河以北休整,留游击队坚持内线斗争。214,陈先瑞和韩东山带军区、行署留在内线的机关和几个分区的内线部队在河南卢氏县与陕西商县一带活动。这时,按照上级指示,陈先瑞和韩东山迅速把内线部队集结起来,组成第二野战纵队,准备北渡黄河。陈、韩率已集结的部队1000余人,沿着第一野战纵队北渡的路线,日夜兼程,经上戈、洛宁、韩城等地进至渑池藕池,尔后迅速从千秋镇过陇海路,直奔黄河南岸渡口。

当部队到达渡口附近时,发现情况有些异常,渡口两侧山上都有部队活动。为了摸清情况,陈先瑞派了1名参谋带人前去查明情况,结果被敌扣留。原来,太岳军区部队奉命接走第一野战纵队后,遭遇国民党正规军2个团及3个地方保安团的攻击,部队遂撤出黄河南岸渡口。国民党军猜测解放军还将北渡,于是设下重兵,冒充太岳部队,企图诱入渡口,一网打尽。陈先瑞及时识破了国民党的阴谋,指挥部队迅速撤离渡口,决定返回伏牛山区,继续收拢和整顿部队,待机再北渡。陈先瑞率部由伏牛山区又进至豫陕边一带。不久,先后会合了第二、三军分区的部队和几个地方支队及一些小部队和干部。经过第一次北渡的教训之后,陈先瑞抓住时机,在卢氏县五里川与县城之间的一个村庄,召开了有各分区领导、部队团(支队)领导参加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分析了军区主力北渡以后面临的形势和任务,研究了下一步的工作。

36,在洛宁、卢氏交界处西侧的一条山沟里,陈先瑞与王海山、汤成功等率领的五分区部队和干部200多人会合。为了便于部队统一指挥,统一行动,随即又召开了一次有支队(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大会,按照上级决定,正式宣布组成第二野战纵队,陈先瑞任司令员,纵队下辖一、四、七支队和1个干部大队,全野战纵队共3500余人。在这次会议上,陈先瑞再次强调了部队要团结一致,做到一切行动听指挥,强调了要做好北渡与继续就地坚持斗争的两手准备。

第二野战纵队组建后,为了迷惑敌人,部队先向西到官坡、木桐沟地区活动,尔后秘密向北靠近黄河,同时加强与军委、中原局、豫鄂陕边区党委和军区以及太岳部队的联系,积极准备北渡与主力会合。310日,在卢氏县栾川区的大清沟,纵队电台终于和中央军委取得了联系。陈先瑞向军委直接报告了部队基本会合、已组织了第二野战纵队、并已做好北渡黄河一切准备的情况,请军委安排部队接应。314日晚,中原局指示第二野战纵队于20日北渡黄河,届时太岳军区将派部队接应。

15日拂晓,第二野战纵队从老道沟出发,徒涉伊河,经十仗沟进入熊耳山南麓。当天晚上,国民党1个正规营在1个保安团的配合下,偷袭纵队营地,被纵队击溃。16日,全纵队翻过熊耳山,渡过淇河。下午,又在木柴关与前来阻击的国民党一个保安大队相遇。前卫第七支队迅速将之击溃,部队当夜宿营木柴关。17日黎明时,部队出发,涉洛河,下午3时到达韩城以西的麦村附近。这时,国民党第八十三旅1个营和保安团4个营,从洛阳赶来阻击。国民党占领了麦村西北一条公路北侧的几个山坡,企图将第二野战纵队拦截在公路以南。

17日,第二野战纵队第一、四、七支队同时向阻击之敌发起攻击。国民党军占据有利地形,集中火力死死控制着公路西侧的一段开阔地,使部队无法越过公路,难以接近敌人前沿阵地。眼看时间一分分地过去,指战员们心急如焚。陈先瑞当即决定,集中全部轻重机枪,正面压制敌人火力,同时命第四、七支队从西翼向敌包抄,第一支队正面攻击。命令下达后,指战员们顶着敌人的火力冲击,很快将敌人火力压制,部队冲了上去,将敌军击溃。战斗结束时,已近晚上10时,纵队接到太岳部队发来同意提前北渡的电报。因麦村距陇海铁路尚有几十里路,陈先瑞命令部队连夜行军,争取在天亮前越过陇海铁路。

318拂晓,纵队到达陇海铁路渑池和新安之间的义马车站附近,经侦察,车站仅有一个交警中队。陈先瑞当即命令七支队以1个连将敌围住,并负责警戒,其他部队分成三路迅速冲过铁路。18日中午,纵队与南渡黄河迎接的太岳军区部队先头营会合。当天晚上,纵队来到黄河南岸的曲沃镇渡口,太岳部队已备好船只,并在黄河沿岸布好了警戒,部队当即开始渡河。20日上午9时,全纵队渡过黄河。至此,第二野战纵队3000多名干部战士完成了坚持豫鄂陕边区斗争的任务,按照中原局指示,向山西晋城开进。

22日,纵队到达晋城,与豫鄂陕边区党委和军区及先期到达的第一野战纵队会合。豫鄂陕军区主力共7000余人安全北渡。3月底,部队整编为第十三旅、十四旅、十五旅。是年7月底,按照中央军委决定,中原突围部队改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二纵队。

 

 

19478月初,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千里跃进大别山,人民解放军从此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为了投入战略进攻,恢复中原,第十二纵队在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李先念率领下,于85从山西晋城出发,挥师东进。陈先瑞按中央军委指示,准备随十二纵队转战豫西陕南。就在待命出发的前一天,接到中共中央电报,让陈先瑞到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任副军长。三十八军是原国民党第四集团军三十八军起义过来的,新命名为西北民主联军第三十八军。

陈先瑞到三十八军时,陈赓主持的陈谢兵团前委扩大会议制定了强渡黄河、挺进豫西的军事计划。兵团准备分为左右两个纵队渡河。以第四纵队为左纵队,在垣曲、济源间的官渡至查河口和大教至马湾的两个地段上渡河。尔后,主力向陇海铁路突击,攻占新安、渑池,并相机夺取洛阳;以三十八军和第二十二旅为右纵队,在陕县茅津渡以东渡河,尔后以一部向东奔袭张茅镇和观音堂车站,切断灵宝、陕县间敌人的联系,抗击牵制由陕西东援的敌人;以第九纵队为兵团第二梯队,尾随第四纵队渡河,尔后主力向东南发展,牵制郑州之敌西援;太岳军区也派部队向临汾南北、同蒲路沿线的敌人展开攻势,牵制迷惑敌人,以保障兵团渡河。

三十八军接受任务后,即开始了南征的准备工作。根据实地侦察和情况分析,确定分两个梯队渡河,以第二十二旅为第一梯队,由陈先瑞指挥,实施偷渡或强渡,以三十八军第十七师、五十五师为第二梯队,并以一部分兵力实施佯渡,诱惑和牵制敌人。

按照作战计划,陈先瑞和二十二旅的领导认真检查了部队渡河准备情况,解决了渡河工具,又选定平陆、茅津渡两处为渡河点,详细研究了偷渡计划。822日晚8时,陈先瑞率第一梯队开始渡黄河。这时,狂风正起,加之连日大雨,河水猛涨,浪大声喧,兵团渡河部队趁对岸敌人看不见、听不见的机会,乘几十只木船和油布包,迅速冲向对岸。当解放军向国民党阵地实施冲击时,敌人才发觉。乘敌慌乱之际,登岸部队一鼓作气,冲入敌纵深。后续部队迅速跟上。陈先瑞带先遣指挥组过河后,马上组织部队占领沿河阵地制高点,防备敌人反扑,并集结兵力,乘胜向陇海路出击,于23日攻占陕县东侧的会兴镇,炸毁车站大桥,占领上村、洪渠一线。与此同时,左纵队在东线也于23日拂晓突破黄河天险。一夜之间,陈谢大军将东起洛阳西至陕县150多公里的国民党军黄河防线全部突破。25日,右纵队也全部渡河完毕。

陈谢大军渡河后,按照兵团的指示,三十八军第五十五师从会兴镇沿铁路线东进,破坏陕县至观音堂之间的铁路和桥梁。828日,攻占了观音堂东线,并在陕县至渑池间向南发展。三十八军第十七师向西到灵宝与阌乡之间,并突袭了大营火车站,同时还击退自灵宝向陕县进攻之国民党新一旅2个团、青年军1个团,完成了包围与监视陕县之敌、切断敌人退路的任务。陈谢兵团的行动有力地配合了西北野战军和刘邓大军主力的作战。

这次作战一结束,按照中央军委关于“一路出陕东南,一路出伏牛山”的指示,陈赓司令员随即以第四纵队十二旅和三十八军十七师出陕南,以兵团主力向伏牛山东麓出击,开辟豫陕鄂根据地。三十八军决定,由陈先瑞带十七师去陕南,第四纵队十二旅解放卢氏县城后,由卢氏县出发进入陕南;陕南独立团由灵宝县朱阳出发入陕南。9月下旬,3支部队在陕南重镇龙驹寨(今丹凤县城)胜利会师。

1129,豫陕鄂行政公署在豫陕鄂已经解放的地区设立了5个专区和军分区。陈先瑞所部解放了大片地区,成立了第二、四专区和军分区。其中第二军分区于10月中旬在卢氏兰草一带正式成立,主要管辖卢氏西南山及洛南、商南、商县一带。十二旅和十七师不但已在陕南站稳了脚跟,并且消灭了大量国民党正规军和地方团队,打掉了国民党的地方政权,建立了人民政权。豫陕鄂边区的开辟,直接威胁到胡宗南在关中地区的安全,配合了西北、中原解放军的作战。

194710月中旬,陈先瑞率三十八军十七师在河南卢氏县的官坡、兰草地区开展了大规模的整训运动。休整完毕后,十二旅及十七师于11月初向陕南各县展开,建立根据地。根据中央军委指示,113,十二旅兵分三路,在十七师和三十八军教导团掩护下,从五里川出发,再进陕南腹地。115,国民党六十五师分路合围十七师。十七师留五十团副团长陈光舜带领二营掩护主力转移,坚持敌后斗争。师主力则从官坡地区出发,经大河面、大坪等地,直奔伏牛山区,以新的姿态投入到豫陕鄂根据地的创建工作之中。

 

 

19481月,陈先瑞受命指挥豫西剿匪。

陈先瑞接到任务后,立即建立了临时剿匪指挥机构,召开了剿匪部队会议,并把剿匪任务分为两个清剿区:一是以伏牛山区为重点,派出精兵强将,分区分片进行清剿;二是对隐蔽在解放区的散匪进行清剿。陈先瑞亲带3个团进行清剿。经过短短一个多月的剿匪斗争,豫西的大股土匪大部被肃清,共歼灭5000余人,投降自首的5000余人。陈赓司令员高兴地说:“干得好,把万余土匪搞光了,豫西、陕南连成一片,我军作战就无后顾之忧了。”

19485月,陕南的民主政权已发展到14个县,根据地跨越豫鄂陕三省边界,面积达1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00万。根据陕南斗争的发展,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决定成立陕南军区,同时成立陕南区党委和行署。

194867,陕南军区正式成立。陈先瑞任军区副司令员,全军区兵力3万余人。同时还成立了陕南区党委和行署。

194951,陕南军区主力组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军,陈先瑞任副军长,全军2万人,立即进行西进作战。1120,陈先瑞到西安专程汇报进军有关问题,并随贺龙的前线指挥所南下。125,贺龙下令第十八兵团和第七军分三路直逼四川。第十九军从东进入汉中盆地。1212,贺龙率陈先瑞等指挥所人员进入汉中,由陈先瑞担任汉中军管会主任,马上着手进行地方政权建设,开展工作。陈先瑞主要抓了5件事:一是抓组织宣传工作,选派军管会各部门的领导,并及时制定政策,草拟各种条令,发布张贴,安定民心;二是抓具体接管工作。三是安定社会秩序;四是平抑物价,稳定商业,稳定金融;五是安置失业人员和难民。经过短时间的工作,汉中形势出现了新局面。邮电通畅,交通恢复,社会治安好转,社会秩序迅速安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正常的流通市场逐渐形成,各级新生的政权机关和群众团体组织得到了巩固,人民生活有了改善,城郊和农村开始掀起土地改革的浪潮。

19505月,陈先瑞被任命为陕西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5010月,陈先瑞担任十九兵团政治部主任。是年1122日,兵团移驻山东兖州一带。1950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抗美援朝。195123,陈先瑞随十九兵团领导机关北上,踏上了朝鲜的国土。是年4月,十九兵团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其所属的第六十三军、六十四军、六十五军及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配属炮八师三十一团为右翼突击集团。429,右翼突击集团的战役第一阶段结束,歼敌2.3万余人。516,第五次战役的第二阶段打响,十九兵团出其不意胜利渡过北汉江,牢牢地钳住敌军主力。第五战役的第三阶段主要是阻击战。六十三军和六十五军在极其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在铁涟地区进行了13个昼夜的浴血奋战,为兄弟部队休整、为志愿军总部进行战略调整赢得了时间,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8月,陈先瑞升任十九兵团副政委。1953420,十九兵团接到志愿军总部关于准备实施战役反击的指示。30日,志愿军总部召开了兵团以上干部会议,陈先瑞和新到的十九兵团司令员黄永胜参加了会议。根据会议制定的夏季攻势作战方案,从513开始,至716,志愿军予敌以沉重打击,歼敌数大大超过了预定数,不仅阵地面积扩大200多平方公里,而且迫使美国在停战协定上签字。陈先瑞从1951年初入朝,到19552月回国,在朝鲜战场上整整战斗了4年,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19552月,陈先瑞奉中央军委命令,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同年7月,调南京解放军军事学院战役系学习。1955年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陈先瑞被授予中将军衔,19576月又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学习将近毕业时,陈先瑞突然患了心脏病,被送进华东医院。不久,他又患了肝炎。在病魔面前,陈先瑞以顽强的意志与之搏斗,一是愉快服药、医治;二是坚持散步锻练;三是把养病时间变为学习的机会,阅读了《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等许多文学名著。经过近两年时间的治疗和顽强抗争,陈先瑞终于战胜了病魔。

19594月,陈先瑞出席了全国政协第三届第一次会议,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会常务委员。19611月,中央军委任命陈先瑞为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19695月,陈先瑞被任命为北京军区政治委员。197012月至19711月,中央召开华北会议,改组北京军区,陈先瑞主持军区的日常工作。

1975103,中央军委任命陈先瑞为成都军区第二政治委员,同时担任中共成都军区委员会书记。陈先瑞当即表态,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交接工作后即刻到职。陈先瑞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九次、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第九届、第十届中央委员,第十届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19778月,在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陈先瑞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197913,陈先瑞因病调任兰州军区顾问,19811月离职休养,1982年任红二十五军战史修改委员会领导小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19829月,他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19834月,被选为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陈先瑞念念不忘老区人民。他曾对老伴和孩子们说,逝世后,将部分骨灰撒到鄂豫陕苏区,不作任何标记,也算回归故里。国务院成立全国革命老区促进委员会时,陈先瑞被选为顾问,重点抓老区的经济开发和建设。他不顾年事已高,尽最大力量帮助革命老区解决问题。1995年,陈先瑞因病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19961月逝世。同年5月,陈先瑞的部分骨灰被撒到鄂豫陕苏区的山山水水,未留任何标志。他与革命老区人民永远在一起。


 

崤函网     ICP备案号: 豫ICP备11016372-1
主办单位: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地方史志办公室
               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研究室
               三门峡市人民政府地方史志办公室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路中段49号
电话:0398-2928567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本站图片与文字不得转载,违者将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7-2015  www.xh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