崤函网

 当前位置:崤函网>>崤函党史>>党史人物>>浏览文章  


周龙江

作者:董忠民 日期:2015年02月27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周龙江,江苏省泰州市人。1928年10月生,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7年调入黄河三门峡工程局,先后任氨压机工段长、工程师、拌和厂党支部书记兼厂长,1959年5月获团中央颁发的“五四”奖章,同年10月出席全国工业、交通运输、基本建设、财贸战线社会主义建设先进集体和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即全国“群英会”)。1964年10月参加建国15周年国庆观礼。1969年和1973年分别作为“九大”、“十大”代表出席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周龙江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水电建设事业。

    周龙江出生于泰州一个贫农家庭。父亲靠耕种地主的土地维持生计,母亲在家做家务。他们共生养七个子女。周龙江排第四。因家庭生活困难,他姐姐十几岁给别人当童养媳。1940年,因在家乡无法生存,父亲带领全家逃荒要饭至江苏高邮。在高邮没多长时间,父亲因饥寒交迫而死。周龙江卖身葬父,被一户姓姚的地主买下,在他家当小长工,主要是放牛、干杂活。周龙江象奴隶一样地干活,受到的却是非人的待遇。姚家不让他吃饱饭,经常将其衣服脱光,吊起来用麻绳打。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四年。1944年的一天,姚家人又打他。这时,周龙江已是16岁的小伙子,他认为不能再这样忍受下去。趁姚家人不注意,翻墙跳河逃跑。

    周龙江逃出来后,偷偷跑回家给母亲说了逃跑的事。因为签有卖身契,周龙江不敢在家久留,就决定去上海。从高邮到上海,有几百公里远,周龙江沿着铁路一路乞讨。这样走了两个多月,终于到了上海。他看到擦皮鞋能挣钱,就给别人帮忙擦皮鞋,以此糊口。干了几个月后,自己买了一套工具,开始以擦皮鞋谋生。

    1945年,上海码头招搬运工。这时,周龙江擦皮鞋己将近一年。他得知招工的消息后,决定报名参加。在码头装卸货物是重体力活,周龙江身体较单薄,有时不堪重负,累得口吐鲜血。监工随时随处监督工人,不让他们休息片刻。干搬运工两年之后,汽车修配厂有个姓陈的管理人员看中周龙江勤快能干,将其招工到汽车修配厂。周龙江很快表现出机械修理方面的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学会了驾驶、修理汽车和轮船,成为一名熟练的机修工。这个汽车修配厂是美国人办的,美国老板和工头根本不把中国人看在眼里,动不动就打骂工人。有一次,美国老板侮辱周龙江,朝他脸上吐痰。周龙江对美国人充满愤恨,但为了谋生,只得忍气吞声。

    周龙江靠劳动收入在杨树浦附近盖了一间简易铁皮房。有一天晚上,一个叫陈凤英的小保姆因打碎主人家用具而跑出来,不敢回去。这时,天下起雨来,她正好躲在周龙江的屋檐下。周龙江叫邻居大妈收留了她。后来,周龙江将母亲接到上海。在母亲的撮合下,这两位年轻人结合在一起。

    1949年初,由于战事吃紧,美国老板决定将工厂搬迁回国。周龙江是熟练技工,也被强行带到轮船上。周龙江不愿意跟美国人走,就从轮船上跳进黄浦江。美国老板派潜水员下去找他,没有找到。周龙江逃回家后得了伤寒,无钱医治,后来有人给他一个偏方,病才慢慢好起来。周龙江拖着虚弱的身体去做一些小生意和干一些临时工,如腌咸菜、收旧货、擦皮鞋和修马路等。

    1951年春,新中国治理淮河的工程全面展开,需要招收大量工人。周龙江积极报名参加,成为一名水电建设工人,工种是钢筋工。治淮工人在江苏扬州进行了集训,除了学习有关业务知识外,还开展了政治思想教育,对周龙江触动很大。他说:“我家几辈人都是当长工、要饭。我12岁给地主放牛,直到16岁时还经常受打骂和摧残。跑出地主家门后,流浪上海滩,捡破烂、擦皮鞋、帮杂、当码头搬运,沉重的货箱压得我口吐鲜血。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呀!”在治淮工地,周龙江这个昔日放牛娃感到自己地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分昼夜地忘我工作,治淮委员会对他的工作给予很大的肯定。1952年,周龙江被淮委评为一等模范。国家给予的荣誉更激发了他的工作热情。周龙江虽然不识几个字,但他善于钻研思考问题。1954年,他在江苏射阳河闸做钢筋工。一次,一名工人用大锤砸钢筋时,飞起的铁屑将其一只眼睛打伤而致失明。周龙江一直思考着如何用机械来代替人工切断钢筋。后来,他终于试制成功手动钢筋切断机。由于周龙江在各项工作中表现突出,1955年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55年、1956年他先后十次被评为功臣、模范、积极分子和先进生产者。

    1957年7月,周龙江随单位调到三门峡,参加建设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工作。他来到三门峡工地后,仍是一名钢筋工人。1958年2月,周龙江当选为黄河三门峡工程局首届党代会代表,参加了党代会。受此鼓舞,周龙江昼夜考虑如何把生产搞得更好,为国家节约更多的建设资金,以此来报答党的关怀和培养。当时,建造拌和系统的骨料廊道和水泥仓库的基础,设计要300多吨钢筋。为了把钢筋锤直,大家用十六磅的大锤一锤一锤地敲打,手腕震得麻木,汗水湿透衣衫,还是跟不上施工需要。这时,他想起曾在治淮委员会构件厂看到过冷拉钢筋的办法。心想:如果我们也用冷拉钢筋的方法,不是既能减轻同志们劳累,又可以节约钢筋吗?他提出用卷扬机进行冷拉钢筋的建议,得到了党支部的支持。经反复试验,终于获得成功。以前加工钢筋需经过回直、敲平、擦锈三道工序,经改进后只需经卷扬机一拉即可。而且,钢筋经过冷拉后,每米可拉长8厘米,抗拉应力也有了很大提高。在这两项工程中采用这种办法,共节约钢筋46吨,价值3.68万元。

    1959年8月,党和国家号召开展增产节约运动,更加激发了周龙江的革新热情。他经过再三考虑,提出修改即将开工兴建的330热交换站的设计,把原来计划安装的五个热交换器和十台水泵全部减掉,改为在冬季施工时,将锅炉的暖气直接由管道送到拌和楼的水箱内。不但节省了兴建这项工程的全部设备和人工,而且保证了安全生产和提高了热水的质量。仅此一项建议,为国家节约建设资金6.6万元。由于周龙江工作突出,1959年11月,他出席了全国工业、交通、基建、财贸方面先进集体和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

    1959年,上级决定周龙江由钢筋工改行干氨压机工,他愉快地服从分配。经过数月刻苦钻研、虚心学习,他很快能熟练操作氨压机,并担任工段长,带领50多名工人负责一个冷冻厂的生产。他继续保持"工作到哪里,革新到哪里"的工作作风。经过反复实验,改变氨压机人工加油方法,试制成功自动加油器,达到了节省油料、安全生产、提高速度的效果。为尽量提高氨压机使用的进口冷冻油的效率,他试制一台蒸溜器,提炼废冷冻油,使其循环使用,为国家节约大量外汇。氨管班接受了黄河钢桥的除锈涂漆任务后,周龙江和一些老工人经多次研究改进,制成一台风动除锈机,比人工除锈提高工效11倍,提前完成任务。

    周龙江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只要看到他人有困难,他总是热情帮助,使群众感受到党的温暖。1958年冬天,厂里来了一批新徒工,被褥都较单薄。周龙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生怕大家冻出病来,就带领十几名党团员和老工人,利用公休日上山割回几百斤枯草,给徒工们铺上。晚上,徒工们睡上了松软暖和的草铺。后来,在三门峡工地期间,周龙江所在班每年冬天都要上山割草,给被褥单薄的同志铺上。这种自己动手、就地取材来解决群众生活实际困难的办法,受到大家赞扬。他常常利用星期天到家属区串门访问、问寒问暖。看到有的工友身无过冬棉衣,就将自己的棉衣送给他;冬天下大雪,他怕积雪压塌家属的房子,深夜拿着雪扒子将房上积雪扫掉;这家有了病人,他就设法给送到医院去治;那家夫妻吵架,他就主动耐心地去调解……。大家有了心里话都想跟他说,把他当作自己的贴心人。

    1960年7月,周龙江被提拔为工程师。他坚持不住干部宿舍,不坐办公室,仍然住在班组里,和工人打成一片,随时了解工人们的思想状况,帮助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并带领氨管班全体同志做好事。大家经常利用节假日和业余时间,搞业余修配,主动打扫俱乐部、厕所,帮助食堂卸粮、卸菜、卸煤,多次受到领导表扬和群众好评。氨管班被黄河三门峡工程局党委誉为"党指向哪里,就在哪里打响打好"的战斗集体。1960年秋,大坝关闭闸门。周龙江带领氨管班全体人员,趁大坝下游一段河床水干之机,拣拾以前施工中掉到河底的钢材、扒踞和钉子等材料,经一天一夜连续苦战,共拣回十几吨钢材和一百多件工具。后来,周龙江在厂里和局里的废料仓库里发现许多废旧机器和工具,他想:如果把这些废旧机器领到班组里,发动大家利用业余时间来把它修理擦洗好,既可以为国家节约财富,又能通过拆修机器的实际锻炼,使大家学会一般的钳工技术。周龙江组织大家成立了一个业余修配厂。他们把废料库当作“宝贝库”,利用业余时间,起早贪黑地检修、擦洗、装配成套,共修复数千件机器和工具,使其“起死回生”,为国家节约资金十几万元。周龙江的主人翁意识特别强,他说:“党领导我们成了国家的主人。当主人就要有主人的样子,不能当败家子。”

    1964年9月,周龙江被邀参加建国15周年国庆观礼,在北京受到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听了铁人王进喜等劳动模范所作的先进事迹报告,受到极大鼓舞,决心一辈子要听毛主席的话。他说:“我一想到毛主席接见我们时那种慈祥的笑脸,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我一定要干一辈子革命,读一辈子毛主席著作。”同时他认为,同“王铁人”等劳模相比,自己还有很大的差距,他决心永远谦虚谨慎,学习他们的长处。

    1965年,三门峡水利枢纽改建工程开工以后,周龙江虽未直接担任隧洞开挖任务,但他经常抽时间到隧洞工地,考虑自己怎样为隧洞工程尽一份力量。当他看到每次钻孔放炮,都要搭拆一次脚手架,费工费料费时,他决心改变这种施工方法,试制钻架车。在一无图纸,二无现成材料的情况下,他和一些老工人、技术人员共同研究,采取边设计、边找材料、边制作的方法,试制成功一台汽车载运、结构简单适用的钻架车,从而减轻了工人们搭拆脚手架的繁重体力劳动,加快了施工进度,节约了铁丝和杉杆,受到了施工人员的普遍欢迎。看到水泵站冲洗砂石骨料的水白白流入黄河,而冲洗砂石每小时需用水300立方米,水泵站不能保证供应,他向有关部门提出改进建议:在骨料筛分楼下修建一个简易沉淀水池,将水澄清后循环往复使用,既能保证供水,又节约大量水资源。建议很快被采纳。

    周龙江每次接受生产任务时,总要对原设计思考一下,合理的设计就坚决照图施工,一丝不苟,保证质量;如果发现有不够合理的地方,就要同有关技术人员研究,大胆提出修改设计的建议。比如在浇筑改建工程的右岸护坡时,混凝土块由预制件厂做好后,由几十里外运到工地拼装成大块,这样既不能保证工期,又费人工和成本。有人提出现场浇筑的建议后,周龙江积极支持,并提出将混凝土增大四倍,以增强抗击力,加快施工进度,并用填毛石等方法节约工程成本。这个建议引起很大的争论,经过领导和有关工程技术人员的反复研究,最终采纳了周龙江等人的建议。

    1966年6月,周龙江出席全国水电系统工业学大庆先进代表大会后回到三门峡,组织上选调他去参加四川龚嘴水电站的建设。周龙江到四川龚嘴后,任水电七局第五工程队副队长,负责筹建易坝砂石厂。上级要求用三个月时间筹建完毕并开始生产骨料,以满足主体工程需要。周龙江带领600多工人,在十分简陋的工作、生活条件下,加班加点,努力工作,终于在1966年国庆前夕生产出各种骨料。有人这样回忆周龙江:“他睡觉不脱衣服。一天三班,在工地上都能见到他。”

    1967年,龚嘴工程仍使用临时拌和系统,水泥库里是袋装水泥。他看到搬运工扛着一百斤重的水泥袋,在近百米的距离内来回穿梭。为减轻工人劳动量,他提出改造水泥库房的建议,使汽车直接开进库房。

    1967年4月13日凌晨2点,易坝砂石厂发生一起生产事故,两名工人不慎掉进漏斗里,并被砂石掩埋。正在现场指挥生产的周龙江当机立断,命令电焊工火速割开漏斗。为防止大量砂石随人冲出,他不顾自己身患多种疾病,用自己的背顶住漏斗。这时,周龙江头上汗珠如雨,脊背阵阵剧痛,可他一声不吭,咬紧牙关,用全身力气支撑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直至将两名工人救出为止。这次舍己救人,使周龙江内脏严重受伤,小便尿血,被送往医院抢救。

    1969年9月,深受干部工人拥护和爱戴的周龙江被推选为第七工程局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主抓工程建设。组织上考虑到他身体有病,为了使他休息好,便于工作,决定给他一个单人房间,他坚决不要,说:“要办公就到群众中去,工地现场就是我的办公室。”当上副主任后,周龙江依然像普通工人一样参加各种劳动。一天,大渡河两岸山洪暴发,大坝基坑积水过多。周龙江深夜12点赶到现场,指挥风水连的工人连夜安装14寸大水泵,紧急排水,排除了洪水的威胁。一天,周龙江在工地劳动时突然晕倒。救护车立即把他送往职工医院。苏醒后,他发觉自己躺在病床上,心情十分不安,偷偷跑回工地。周龙江在龚嘴住了好几次医院,每次都是领导和同事逼他住院,但每次出院都是偷偷跑出,直接到工地劳动。周龙江说:“我当了干部,可不能忘了工人兄弟,我离开了他们就什么事也办不成。”

    周龙江在生活中处处严格要求自己,艰苦朴素,从不搞特殊化。周龙江去工地从不坐车。有人看他身体不好,就劝他坐车去。他总是说:“不要紧,跑跑路对身体有好处,车子坐长了,毛病会更多。”有一天晚上,周龙江从工地回来还没吃饭。炊事员考虑到他身体有病,给他下了一碗肉丝面。当他得知这是特意为他做的,就批评炊事员:“大家吃什么,我吃什么,当干部只能多为党做工作,没有半点理由在生活上搞特殊。”说完他买了两个馒头当作晚饭。周龙江因为经常加班加点而错过晚饭时间,他就只买镘头当饭吃。有时炊事员下班了,他宁肯饿肚子也不麻烦炊事员。有一天他看到侄儿将一双旧袜子扔了。他就教育侄儿:“是毛主席、共产党把我们全家从火坑里救了出来,当了国家的主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咱们可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啊!旧社会我连鞋都穿不上,别说穿袜子了,你要好好想一想。”

    “文革”初期,周龙江被闹帮派活动之人打断肋骨,致使他肝脏破裂。他还患有肝硬化、血吸虫病、胆结石等多种疾病。但他常说:“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继续干革命。”周龙江抱病努力实践自己的誓言。工地方圆十几里,处处都洒下了他的汗水。易坝砂石厂骨料供应不上,他跑到现场去解决;拌和楼有故障,他跟工人一起抢修;工地有时停风、停水、停电,他翻山过河,及时处理;生产上碰到技术难题,他发动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献计献策,突破难关;土石方开挖量不足,他动员职工搞会战;混凝土浇筑跟不上,他召开协作会,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周龙江废寝忘食地工作,有时病情恶化也无暇顾及。一天晚上,下着瓢泼大雨,正在住院的周龙江听说李山机车加水池发生故障而缺水,影响机车运送骨料,心急如焚,连夜偷偷跑出医院,跑到十几里外的工地,和工人们一起参加抢修工作。第二天病情恶化,危及生命。后来在上级领导关怀下,转到北京首都医院,才将他从死亡边缘抢救过来。但是,他从来没有把个人的安危放在心上,只要病情稍好,就急着赶回工地。

    1975年2月,大家正在欢度春节的时候。周龙江和打捞队的工人仍在工地劳动,两天两夜没有休息。寒冷和疲劳使他患了重感冒,病情再度恶化。他被迫转到四川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当七局的同事到病房看望他时,他开口就问生产计划完成没有。1975年5月19日,周龙江被飞机紧急送往北京首都医院抢救,因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去世前,他连妻子的面也没见到。他托人捎话给妻子陈凤英:“我的生命都是党给予的,我死后,一定不要组织照顾。我们从小就苦,再苦也总比不过小时候,一定要坚持下去,教育孩子们要当个好工人。”周龙江去世后,水电部部长钱正英亲自主持了他的追悼会。

    周龙江是工人阶级的一名杰出代表,是党的好儿子。他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以厂为家,拼命苦干,他的无私奉献精神永远值得每一位共产党员学习。


 

崤函网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16372-1
主办单位: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地方史志办公室
               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研究室
               三门峡市人民政府地方史志办公室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路中段49号
电话:0398-2928567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本站图片与文字不得转载,违者将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7-2015  www.xh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