崤函网

 当前位置:崤函网>>崤函党史>>红色往事>>浏览文章  


秦岭低吟忆英雄

——悼先烈匡友之徐静珍夫妇

作者:王延烈 日期:2015年02月06日 来源:党史科  浏览: 次 


    岁月可以剥蚀人们的记忆,但他们那感人的英雄事迹,永远镌刻在人们的心中。他,就是长眠在河南省灵宝市阳平镇阌西村革命烈士纪念亭的匡友之、徐静珍夫妇。
  匡友之,又名匡远东,湖北汉川人。1900年出生革命世家。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其父匡子桢,二伯父匡厚生都是靠勤工俭学留学日本的东京政法大学的学生,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会员,曾参加了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积极从事推翻满清的革命活动。匡友之兄弟姐妹5人,他有两个弟弟,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从小就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匡友之曾在武汉工人学校和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学习,是董必武所熟识的学生。
  土地革命时期,匡友之跟随董必武在湖北武汉、汉川等地开展革命活动。在白色恐怖下,国民党还乡团捉不到匡友之,就把他的亲弟弟匡远希抓去,关进大牢,用残酷手段严刑拷打,要其弟交待匡友之的革命活动及同党。其弟始终坚贞不屈,最后牺牲在敌人的牢狱里。在党组织与革命群众的保护下匡友之脱离了危险,从汉川转移到武汉。在武汉的四、五年间,匡友之受董必武、恽代英等领导的指派,担任中共湖北省地下党宣传部主要负责人,继续坚持革命斗争。为了隐蔽身份,匡友之当过黄鹤书店经理、武昌女子师范学校教导处书记员等职,历尽艰难与风险。
  中国工农红军经过艰苦卓绝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后,党中央为巩固和扩大北方革命根据地,同东北军,西北军组成统一战线。为了做好两军的上层工作,党需要一批地下工作经验丰富的高级干部,1932年,匡友之受董必武同志秘密指示,由湖北转赴陕西,成为陕西省中共地下党一位重要负责人。匡友之利用其二伯父匡厚生(时任武功农学院教授,曾为杨虎城第10军政治部主任,后被杨虎城聘为高级顾问)和西北军领袖杨虎城部的特殊关系,打入西北军内部任秘书,与董必武的弟弟董觉生一起搞军运工作。19363月陪同中共代表李克农去洛川同张学良、杨虎城派去的代表王以哲进行密谈,为促成西安事变做了大量工作。
  1937年抗战爆发后,党组织调匡友之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工作。主要任务:第一,坚持做好抗日统一战线工作;第二,保护输送革命知识青年到延安;第三,暗中利用各种渠道和社会力量采购棉花、布匹、药、医疗体械等物资到陕北。匡友之利用与西北军的特殊关系,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受到了周恩来的接见。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撕毁了自己承诺的协定,张学良被软禁,杨虎城被放逐出国,西北抗日统一战线局势岌岌可危,党急需一部分政治色彩不浓,而又能负责的代表到西北军进行秘密工作。匡友之,徐静珍被党派往孙蔚如军长(新中国成立后为陕西省副省长)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接触和工作,匡友之的才能和智慧受到了孙蔚如将军的赞赏和信任,随后被孙将军聘为该军顾问,并担任秘书兼“博报”主笔。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由孙蔚如领导的17路军成了共产党八路军组织抗日统一的可靠盟友,后来在解放西安,解放陕南,孙蔚如将军配合共产党第一野战军起到了不可代替的重要作用。
  徐静珍,湖北省天门县人,1914年出生在一个国文教师家庭。青少年时代长期随父在印度尼西亚生活,富有爱国思想。与匡友之结婚后,一直支持与协助匡友之为党工作。每当匡友之处于危难时刻,她都四处奔走,运用各种关系,千方百计全力营救。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都是匡友之的左膀右臂。
  1949517,在全国解放前夕,匡友之奉党组织之命,以专员身份,携妻带女一行4人,由当时河南省会开封启程,到陕西赴任。先乘火车抵达陕州,因当时陕州至西安一段火车不通,不得不改坐马车西行。当日上午9时左右,车行到原阌乡县文底镇的十二河时,因叛徒张小虎的出卖,不幸被国民党残匪黄河支队薛梅庭匪帮拦截。被押往附近的底董村。匪徒要匡友之供出共产党的机密情况,匡友之讲:革命形势发展很快,全国马上就要全部解放,你们还是按照共产党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的唯一出路是向人民低头认罪,争取宽大处理。匪徒不听劝告,恶狠狠的将匡友之吊在底董村的城门上严刑拷打,直到中午,匪徒一无所获。于是,他们把匡友之押到豫灵镇南安头村学校,由匪首薛梅庭亲自拷问。从底董村到南安头村有五六里长的大坡,全是羊肠小道,坡陡路险。匡友之被匪徒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渗透了衣衫,烈日当头,汗水、血水交织在一起,疼痛难忍。匡友之还抱着两岁多的女儿
匡湘莲(匡雅琳),而徐静珍当时还怀着八个月的胎儿,步履维艰,手里还牵着三岁多的匡继廷(匡雅琏)。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走到南安头村。在南安头村的学校里,匪首薛梅庭吼叫:听说你们很顽固,不肯讲出共产党的实情。现在摆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供出共产党的秘密,就放你们走,不讲实话就要你们的命。特别对匡友之讲:你有妻子女儿,若说了,放你去赴任,保你平安,若不说,别怪我不客气,今天就把你们活埋了,是死是活由你选择。匡友之胸膛一拍,斩钉截铁地说:从干革命那天起,就决心为革命随时献身。今天你们要杀就杀,要埋就埋,对你们这些国民党匪徒没什么可讲的。薛梅庭气极败坏,使出了最狠毒的一手,在南安头村挖了几个坑子,决定将匡友之夫妇一起秘密杀害。那天,天快黑时,匪徒将匡友之夫妇带走,两个女儿拼命抱住父母不放,一边哭,一边咬匪徒,不让他们带走父母。凶狠的匪徒将两个女儿推倒在地。匡友之夫妇看到倒在地上的一对可怜的女儿,怒斥道:不许你们伤害她们,我们要再抱抱孩子!不顾匪徒的催逼,匡友之夫妇从地上将孩子抱起来,紧紧地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匡友之说:好孩子,不要哭,记住咱们的老家在湖北,爸爸名叫匡友之。徐静珍含着眼泪说:可怜的孩子呀,在你们最需要爸爸***时候,爸爸妈妈却被逼要永远离开你们了,如果你们能活下来,一定要记住这血海深仇!匪徒用枪杆强行将两女儿与父母分开,匡友之夫妇心如刀绞,悲愤交加。到了东沟,匡友之一把推开匪徒,从容地跳进坑里,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并怒视着匪徒说:今天你们杀害了我们,不久共产党毛主席会给我们报仇的,你们这伙匪徒绝没有好下场!站在沟边的徐静珍目睹了匪徒的暴行,大骂匪徒禽兽不如,扑过去与匪徒拼命,穷凶极恶的匪徒一脚将徐静珍踢到十多丈的悬崖下。徐静珍跌到沟底时并没有断气,杀人杀红了眼的匪徒把徐静珍拖进土坑里,也活埋了。古人说:一刀不伤二命,可是徐静珍及腹中八个月的胎儿就这样惨死在匪徒的手中。当时,徐静珍年仅35岁,匡友之也只有49岁。随同赴任的吴县长同时遇害。
  秦岭低首,黄河哭泣。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是多么不容易呀。
  匪徒杀害匡友之夫妇后,还要对他们撇下的两个女儿下毒手。在危难时刻,好心的贫农张兰大妈,冒着生命的危险,趁匪徒不备,机智地把烈士的两个女儿从被关押的学校抱出藏起来。不久,驻扎潼关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2团团长聂德荣(后任天津警备区副司令员)闻讯,派侦察员把烈士的两个女儿接到潼关,烈士遗孤才幸免遇难。
  新中国成立初期,匡友之夫妇被阌乡县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并在底董村召开了万人追悼大会,同时现场宣判处决了杀害烈士的17个凶手和罪犯。
1952年,阌乡县人民政府为匡友之夫妇、吴县长和解放阌乡县牺牲的1名指导员杨新、2名无名战士等6人建起烈士陵园。陵园最初建在阌乡县中山公园,1961年因三门峡大坝拦洪,又移至阌西村北,并建烈士亭。1969年阳平乡革命委员会在亭内立一水泥碑,在亭子东15处隆起烈士坟冢。197810月,阌西村革命烈士纪念亭被灵宝县革命委员会公布为灵宝县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因郑西客运专线施工,由铁路部门出资迁建至阳平镇阌西村北50处。新建纪念亭为四柱正方形,悬山凉亭式,小青瓦覆顶,高4,内有石碑。2006517,在匡友之徐静珍夫妻就义纪念日,其子女匡志科、匡继廷(匡雅琏)和匡湘莲(匡雅琳)特立碑纪念。


匡继廷(匡雅琏)和匡湘莲(匡雅琳)与父母唯一一张合影










 


 

崤函网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16372-1
主办单位: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地方史志办公室
               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研究室
               三门峡市人民政府地方史志办公室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路中段49号
电话:0398-2928567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本站图片与文字不得转载,违者将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7-2015  www.xh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