崤函网

 当前位置:崤函网>>崤函党史>>口述历史>>浏览文章  


1945年渑池工作的回忆

作者:陈冰之 日期:2015年02月04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19454月底,我由山西省青城县调到豫西渑池县工作。刚来时任中共渑池县委副书记,以后任县委书记,直至抗日战争胜利,我们奉命撤出豫西,北渡黄河,返回太岳抗日根据地。

现将19455月至9月我在渑池工作的情况,回忆如下。

错综复杂的渑池

我到渑池之前,中共渑池县委和渑池县抗日政府已经成立。渑池全境都在我们控制之下。当时豫西抗日根据地,只有渑池县城是掌握在我们手中。表面看来,渑池县的形势很好,但实际上还潜伏着很大的危险性。

我和周一清、王荣珍、赵盘根等同志来到渑池后,虽然加强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力量,但工作基础是薄弱的。县政府住上官庄北街,县委机关尚未公开,是以农会的名义进行工作,所以县委和县农会同住上官庄南街。公安局住在下官庄,下属仅有一个20余人的公安队,既未经过训练,又无战斗经验,武器少而差。队长是从华北来的一位老排长,指导员是洛宁县的地下党员。全县划为七个区,领导骨干不足,任务是相当重的。

当时正值麦子快熟的时候,贫苦农民迫切要求赎回1942年灾荒期间卖给或当给地主的土地,如果在麦收前赎回土地,收一季麦子,生活就有了保障。因此,四乡的群众纷纷来县农会询问,能不能赎地和怎样办理赎地手续?我们抓住群众的迫切要求,决定开展赎地(有的地方称倒地)运动。要在全县开展群众性的赎地运动,最大的困难是干部缺乏,领导力量薄弱。县委和县农会只有周一清(农会主席)、安道平(组织部长)、王荣珍和我共四个人。怎么去发动群众开展赎地斗争呢?我们先在杨庄办了个训练班,通知各村贫苦农民派代表参加学习,一下子来了100多人。我们就公开宣布:“这次训练班学习对象是贫苦农民,不是的请回去。”有几个富裕农民就回去了。这次训练班共办了十几天,集中讲解为什么要开展赎地运动,赎地的方法、步骤问题等,提高大家的阶级觉悟。我们还在训练班发展了十几个党员,依靠他们回去串连发动群众,开展赎地斗争。

为了指导全县的赎地斗争,我们在乐村和天坛搞了两个试点,摸索经验。乐村点由安道平、王荣珍同志负责;天坛点由周一清同志负责。赎地运动一开展,农村的斗争就紧张起来了。已经开始的村子,不断有人来反映情况和问题;没有开始的村子,也派人来询问,他们那里能不能开展?什么时候开展?当时来县里上访的人员接应不暇,忙得我们连饭也顾不上吃。

当时渑池县的情况错综复杂,斗争非常激烈。一方面是广大群众迫切要求开展赎地运动,另一方面是独立旅的一些旧军官,为保护其地主家庭的利益,公开反对赎地。有的甚至带兵回去威胁群众,破坏赎地运动,加剧了渑池县人民和该部之间的矛盾。这样一来,导致县政府和独立旅的矛盾也进一步激化。对上官子平部队回乡奸淫掳掠,欺压百姓,县政府曾出面禁止,并将一些严重的犯罪分子抓回处理。这时,独立旅司令部或所属团部就出面干涉,以种种借口要求政府放人。矛盾日趋恶化。

为了解决这些矛盾,缓和相互间的关系,1945520日左右,地委和分区司令部在杨村独立旅旅部召开部队团以上干部和县区以上干部联席会议,由区党委委员、分区司令员韩钧同志主持。会议强调要加强军民和军政团结。但由于独立旅旅长上官子平没有诚意,另有打算,所以矛盾并未解决。会议一结束,上官子平就去指挥叛乱了。

上官子平叛变及其主要教训

526日晚上,上官子平带领独立旅在渑池叛变,他勾结混入县区政府中的一些坏人,在全县一齐行动。大约10时左右,耿村首先响起了枪声,11点左右,叛军袭击了住在上官庄北街的县政府,杀害了副县长张君英,抓走了王秘书,抢走了县政府全部财物、布匹和公文。公安局长刘宪同志听到枪声,立即把县公安队集合起来,带到村外,埋伏在上、下官庄之间的坟地里,并派出流动哨对上官庄进行侦察、警戒。双方流动哨遭遇就打起来了。叛军做贼心虚,听到枪声就仓惶逃走。

叛匪走后,我和刘宪立即赶到县政府,张君英同志身中四弹,已躺在血泊中。我们回到公安局,进一步加强警戒,密切注意周围的情况,随时掌握事件的发展变化。当听到东南方向坡头、仁村的枪声后,我们立即派人去西村(二地委、分区、专署驻地)联系,并向分区汇报情况。天明后,民政科长赵盘根和程光灿等两个科员来到公安局,我们四人一块儿回上官庄县政府处理善后工作。

这次事变,使一些刚刚建立的县、区抗日政权遭到严重破坏,豫西二地委和二分区的工作也受到很大挫折。豫西事变是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发生的一次重大事件,首恶分子上官子平则是兼任渑池县抗日政府的县长。对此,我们应从中吸取深刻的经验、教训。

(一)要经常注意克服政治上的右倾思想。我们对上官子平等人的反革命两面派本质认识不足,对其伪装革命的欺骗言词过分相信,而对在暗中进行的反革命阴谋活动丧失警惕。上官子平诡称:“我读了毛泽东的论著,思想受到很大启发”,“毛主席讲的真好”,甚至还假惺惺地要求去延安学习。这些伪装进步的欺骗手段,使我们的一些同志却信以为真,并发展他为特别党员。当得知上官子平叛变的确切情况后,地委领导还不相信,未作必要的准备,致使上官子平叛变时,分区司令部兵力空虚,不能及时给叛匪以有力打击。

(二)要充分认识地主反革命武装的反动性。上官子平等部队改编后,虽然我们也派去了一批军政干部,但没有抓住主要领导权。所派的干部只担任了军事副职、或做政治工作;对反动军官和土匪头子没有彻底改造或调开,我们没有真正抓指挥权。县区政府的领导核心也是如此,让一些地主反动分子担任了正职,这给上官子平的叛乱提供了内应条件。

(三)要时刻重视发展壮大革命力量。豫西二分区在根据地建设中,对发展自己的力量不够重视,过份相信改编的武装。我们的三个小团长期没有扩大,战斗减员没有得到补充,县大队和区干队的发展也不快,群众发动也不够充分,因此革命力量不足,控制不了局面。上官子平敢于发动反革命叛变,也是钻了我们这个空子。

实践证明,巩固抗日根据地,必须依靠群众,建立革命武装。我们在一段时间内,由于依靠谁的问题未能解决好,吃了大亏。半年之久,并未认真进行发动群众和组织群众的工作,各级农会没有建立,民兵队伍也没有组织起来。后来,县委虽然注意了这个问题,决定开展赎地斗争,建立农会和农民组织,但为时已晚,致使上官子平叛变时,我们缺乏自卫能力,也无力保卫基层政权。

上官子平反革命叛变给革命带来了很大危害。我们部队撤到太岳后,二分区全体干部曾在济源开了一个多月会议,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这些用烈士鲜血换来的沉痛教训,我们要永记不忘。

重建渑池县抗日政权

上官子平叛变以后,我和安道平、郭甫、王荣珍等同志回到了西村。在分区一面休整,一面组织县大队。不久,我们重回渑池北部,在乐村、官庄、天坛、杨庄、西阳一带活动,恢复抗日政权,打击参与叛乱的反动地主。因为上官子平叛变时,分区司令部在南边,受损失不大,也容易恢复,所以我们的活动重点就放在渑池北部地区。

我们以县政府的名义出布告,重申抗日政府的政策,稳定人心。时隔不久,分区先从洛河南边调回了一个团,接着又从新安县调回了两个团,这三个团调回来后,就开始了平叛战斗。拔掉李庄寨反动据点后,大大鼓舞了群众的斗志。在县城以北、以西地区,开展反霸斗争,镇压参与叛乱的反革命分子;建立农会和民兵组织,收缴反动地主枪支,武装农民;没收反动恶霸地主的财产,分给抗日群众;对一些罪恶严重、民愤极大的反动分子,坚决镇压。

平叛战斗和镇压反革命取得很大胜利,渑池县的抗日政权也很快恢复起来。重建后的县委和县政府主要领导成员是:

县委书记     陈冰之

组织部长     安道平

         张崇德

县农会主席   周一清

公安局长      

县大队长是一位老红军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渑池县的人民群众重新发动起来,坚持到抗日战争胜利,我军撤离豫西时,仅渑池县就组建了近千人的武装。


 

崤函网     ICP备案号: 豫ICP备11016372-1
主办单位: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地方史志办公室
               中共三门峡市委党史研究室
               三门峡市人民政府地方史志办公室

 

地址:三门峡市崤山路中段49号
电话:0398-2928567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本站图片与文字不得转载,违者将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7-2015  www.xh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